新第一版主

字:
关灯 护眼
新第一版主 > 【all承泽】天家情事 > 1

1

御书房会上范闲在背后推波助澜的联合参奏,被庆帝一句查无实证,纯属猜测,走私北齐的通敌重罪就这么轻轻揭过,禁足半年而已了结此事。

        明面如此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方才还言辞恳切为自己辩解的二殿下,眼下却跪在满地的奏折中,平日那张伶牙俐齿这种情况下一句字也说不出来,从他准备随群臣散去却听到庆帝独留他时,庆帝轻飘飘的一句话遂知此禁足非彼禁足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承泽跪伏在地,低眉顺眼,线条优美的后颈暴lou在外,白腻的pi肤没入暗织提花的罗衣,不由惹人遐想这层层锦绣下又是何等风光。

        与君父的独chu1无一不是噩梦的肇始,庆帝并不急于chu1理李承泽,反是摆弄起泥炉瓷盏,tang起酒来,二人间默然的拉锯犹如悬ding之剑,偌大的御书房内只听得水声渐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别趴在那了,过来吧,你懂规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自然明白这规矩是何所指,这二字自他年幼起便阴魂不散的跟着他,像一把刀斩断了他此生堂正为人的任何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 相传二皇子天生有异,乃阴阳共生之ti,据说这类人生就一副好容色,天xing淫dang,只宜在人shen下承欢,不曾想这等妖物却诞生在皇室,说来他还应感念帝王仁慈,未将他扼杀于ru母怀中,留下一条贱命,被生shen父亲收用,造就如今这不lun不类纲常崩坏的局面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承泽爬到庆帝shen边,这几步爬得好看,行步徐徐腰肢款摆,经年累月的调教这些伺候人的教条早已刻在李承泽的骨子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壶中酒ye沸腾,庆帝斟了一盏,推至案几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今年新供的,为你酿的,好东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承泽拿起那酒一饮而尽,入口温run细品还有他素爱的putao的清香,是好酒,然而面容上却完全不见喜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谢陛下……”举着杯子李承泽倍感屈辱,还要千恩万谢,他父亲赏他的从来都是用在他shen上让他淫态毕现的,越好他受的苦越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别急着谢恩,把这些都喝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语未了便被庆帝打断,越过杯沿看见庆帝挑眉看着他,那种笑就像一种ju象的shihua要将人拖下水溺毙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承泽nie着酒盏的指尖发白,跪立拱手,两dao眉似蹙非蹙,庆帝一眼就看出他这儿子的心思,他xiong中的那点城府在庆帝眼中都是纸架子,一chui即散,但李承泽就喜欢在庆帝面前表演他那些徒劳的算计,庆帝也不yu拆穿,反正任蹦任闹也tiao不出自己的掌控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杯空了,再将新杯添满,不一会案沿一排斟满的酒盏。李承泽想跪庆帝便由着他跪,不急于一时,他有时间陪李承泽耗着,反正他这好儿子不能吃苦,就会屈服认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行了,别犟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话间李承泽死死nie住的酒杯被庆帝抽走,倒净壶中最后一滴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正好。”借着透窗而过的光,盏中酒ye微漾,清里带红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后把杯子送到李承泽的chun边,被酒温热的瓷bi抵在他的齿缘ying生生撬开一条feng,不容拒绝地将这酒全灌了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大的人了,别让朕喂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-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,陛下,求您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红鸾帐nuan,gong绡浮动,婉转的泣音从殿内传来,gong人伫立于外,垂首敛目,如此淫靡之音入耳亦是面不改色,白日宣淫之事在这gong中早已见怪不怪,天家威严,不可窥、不可听、不可议论,只是众人皆知今夜有人又要受苦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偌大的殿内散着一地大红绸料,满殿烛火映下暗金浮动,忽一眼瞥见仿若有花无格开放,再看这好像是今日御书房会上二皇子的穿着。而这一地的衣裳的主人二皇子现下不着寸缕,白腻的肌肤lou在空气中,飞红上shen。

        父子相jian的场面何其荒诞。李承泽浑shen颤栗,跪在庆帝tui间,嘴中吞han着君父的阳物,虔敬地服侍着高高在上的帝王,极尽讨之态。此前被灌下的酒ye早已化成niao水充盈水府,酸胀的niao意迫使他将屁gu高高撅起,显出那仿佛怀胎五月的小腹,不敢让肚子受到一点压力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儿八经的皇室血脉却像青楼里ji子一般下贱,后gong妃嫔侍寝都从未听闻此等侍奉之法。

        二皇子嘴天生生得小,hou咙浅,吃下男人的阳物本shen就是极限,还要hanyuntian弄,撑得他腮帮子直疼,涎水忍不住地往下liu,庆帝却一点不见要去的意思,显然是存心为难,简直是一种折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退步了,李承泽,正好趁着这半年禁足让gong里再教教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庆帝话说的波澜不惊,鼻息都未曾有变,这边被han着男人那物,另一边还坐怀不乱地看折子,连个眼神都没施舍给在他tui间卖力的儿子,仿佛被伺候的不是他而是另有其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话说的意有所指,庆帝允准他在京都搅动风云,太子之外独一份的宽容与恩典,但他这次tiao的太高,朝堂上被轻轻揭过的,要在后gong内补回来,李承泽心里怎会不知晓。

        他shenti畸形,生下来不得帝chong母爱,早几年都是随便丢给ru母养的,没有一个人过问。他算什么,天生低人一等,皇室里随便一个男人都能上他,所谓天子血脉,不过是gong廷共妻,男人手里可以随意亵玩的狸nu。君父心情好了,手中滔天的权势张开指feng随手施舍给他一二,又可以随时收回,人

【1】【2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咒术回战之被同班男生强制爱 《夏目友人帐》双xing同人 【名柯总攻】训犬 情难自禁 【HP】赛克林家族:从零开始ai你 一个男孩的故事